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|超级大乐透玩法
一個獨唱演員和她的新作品
美人潭|文藝女神 杜川:一個獨唱演員和她的新作品

——

杜川從沒想過,多年演出在外、早已習慣被眾星捧月的自己,會像現在一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。她極不擅長與人交際,過往的藝術家生活幾乎讓她喪失了與金錢、與利益、和與復雜的社會斗爭的能力。七年前,她不經意間許給自己的一棵葡萄樹,也狼狽澆灌至今,竟不知不覺開始如風拂柳——而靜待花開滿枝。

杜川
兩種可能性

聲樂出身,84年生人,杜川的一個重要的身份就是河南省歌舞劇院歌舞團的獨唱演員。大學至今,她從未停止過聲樂方面的研究和學習。

2007年一畢業,她就進了省歌舞團,接觸到的自不必說—是光鮮的舞臺和光鮮的人物。上舞臺,經常會跟一些小演員合作,下了舞臺后,她就跟這些小朋友及其家人成為了很好的朋友。久而久之,她也會偶爾帶這些孩子們學聲樂。

其中就有一名童星,名叫郝怡霖,成名初就拜在杜川門下學唱歌。杜川時在孕期,已經很大程度上減少了團里的工作量,于是有了更多的時間嘗試其他趣事。這趣事之一,就是在一次與郝媽媽志同道 合的談話后,“無中生有”—把“童星夢工廠”給做了起來。

杜川

最初,他們只在一個很小的教室里招生教學,杜川甚至有過大著肚子在街上發傳單的經歷。課程方面,先以聲樂為主,后又逐漸開展了舞蹈、表演、語音等綜合藝術課程。第一批招進來的孩子,很多至今都還在這里學習。

對杜川來說,創立“童星夢工廠”是給自己提供了另一種可能。另一方面,這個“夢工廠”也是在給很多孩子提供一種更接近藝術道路的可能——這兩種可能性,給了她足夠的希望和動力向前走。

杜川
童星制造廠?

杜川笑著解釋:“其實我們并不生產童星,我們只是優秀兒童的搬運工。”

已加入知名少年男團TF家族的馬嘉祺,曾經就是一個特別靦腆、沉默寡言的男孩子。家長一開始送他過來學習的初衷,不過是希望孩子能有一技之長,并且變得開朗外向一些。通過童星夢工廠,嘉祺展現出了唱歌方面不俗的天賦。杜川愛才,當然大力支持,先后帶他走上了很多大舞臺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嘉祺同學碩果累累:參加了歌唱比賽獲獎,參演了快樂星球5飾演男一號,參與拍攝了微電影,又在2017年6月,正式加入全民關注的少年偶像團體TF家族,之后更加受歡迎,光是微博粉絲就近40萬。

杜川

童星夢工廠作為培養藝術少兒的重要基地,的確為各大媒體平臺輸送了很多優質的青少年。前文提到的郝怡霖,在夢工廠小小“進修”后也得到了更好的發展,多次參演多部影視作品,成為了業內小有口碑的小演員。

在童星夢工廠,杜川鼓勵每一個孩子敢于上臺展示。小到夢工廠內部的演唱會,大到與媒體合作的大舞臺,舞臺的實踐和鍛煉在杜川看來尤為重要——因為“不站上去,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會出在哪”。有的孩子私下里唱得好,可一上了舞臺就會不知所措起來,手和眼開始不協調,影響到整個表演的節奏。對此,杜川常以鼓勵為主,還是爭取以正面的引導去增強孩子們學習藝術的興趣。

杜川
從娃娃抓起

學習藝術,是用美的形式給孩子們展示一個更廣闊的世界。通過藝術的形式,發現認識世界的新角度和新方式,從而更加明晰自己的興趣傾向性與人生目標,并以極大的可能走向藝術人生—這是杜川創立“童星夢工廠”的初心之一。

以一張“白紙”進來的孩子,要先經過藝術測評。好讓指導老師更準確地挖掘出他們更具天賦的一面,推薦更適合孩子、更令孩子感興趣的課程。老師會在鋼琴旁邊彈出音高,讓孩子試著模唱,用來測試孩子到底有沒有音樂方面的敏感度;讓孩子隨意哼唱一首自己喜歡的歌,是用來判斷他的咬字情況、音準和音色。這樣一番專業的了解過后,就可以將孩子分入程度不同的班級進行針對性地訓練。樂理知識、聽音試唱、音樂鑒賞、臺風課、肢體表達……這些簡單列舉的課程內容都是為了能綜合培養孩子們的音樂素養。就連已經是大師級水準的杜川也一直在堅持練習聲樂,曲不離口,靠的就是持之以恒的基本功。

杜川

在童星夢工廠,不存在五音不全這種觀點。所有的先天不足都可以經過后期的專業訓練得到矯正和優化。專業的訓練后,孩子的音域就可以訓練到更開闊的程度。只不過有的人需要的基礎訓練時間長,有的人需要的時間短,達到的高度不一樣,差別僅此而已。

大多數來學藝的孩子年齡都集中在4~12歲,13歲往上的孩子一進入初中,會被家長拉回學校專注正常學業。杜川不否認,學生嘛,的確應以學業為主。但學習藝術、少花費一些時間待在教室里,并不意味著就會比其他孩子差。眼界一旦開闊,接受能力就會更強,對課本上的知識消化得也會更細膩。夢工廠里很多已經小有名氣的小演員在繁忙的藝術生活后,會更加地珍惜時間、高效學習,不少孩子回到學校后依然能拿全班第一。

杜川
隨時跨界

說到最有成就感的時刻,莫過于為人師而睹徒有所成,杜川樂于見證孩子們的成長和蛻變過程。但所得背后總有所失,壓力的反面也是動力。隨著夢工廠團隊的逐漸壯大,杜川肩上有了更多的責任,她希望相聚在夢工廠的不管是孩子、員工、合伙人、還是自己,都能夠有成長、有好的收獲。

杜川的孩子是伴隨著這個學校出生的,在創業之初杜川就要同時兼顧起工作和家庭。對孩子的陪伴,就遠遠達不到理想中那樣足夠。忙的時候,孩子只能跟著爺爺奶奶。有段時間孩子每天都會畫一幅全家福,有的是爸爸媽媽一起牽著小寶寶;有的是爸爸媽媽一起帶她去動物園……這些畫杜川看了心里當然不是滋味,內心的指針也偶爾會搖擺不定。

杜川

面對這些從未面臨的壓力,杜川覺得自己隨時都在跨界——從藝術家到創客,從老板到母親,從妻子再到老師……童星夢工廠不斷成長的同時,自己也在跟著成長。她最初把自己定位為技術型創業,但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適應和摸索后,她才發現做一名合格的創業者原來還要兼顧經營、懂管理、了解財務、運作等。在逼迫著自己去適應的同時,內心的感受不知不覺已從“以痛苦為主”轉變為“正向壓力與成就感、自豪感并存”的一種復雜體驗。

杜川以前的夢想是當個頂級歌唱家,她一直遺憾于自己沒能出一張屬于自己的唱片、辦一場屬于自己的演唱會。殊不知,她創立的“童星夢工廠”——就是自己給自己的一件最好作品。

杜川
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