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|超级大乐透玩法
美人潭|航天女神 羅華:她可摘星辰 ,90后帥氣女機長無懼下一秒
她可摘星辰
90后帥氣女機長無懼下一秒

——

羅華

90后,永翔通用航空責任有限公司首席女機長、機長教員、檢查員。2011年以第一名入選全國通用航空飛行員選拔。五個半月拿到FAA商用駕駛員執照,用時最短破航校記錄。

羅華

有時,飛上天是一件讓人高興過頭的事,要想回到地面,就得做一件傷心事。

我們去采訪羅華時,正趕上上街機場為兩天后的鄭州航展緊張彩排。在前一天的試飛中,美國紅鷹特技飛行隊飛行員Eglin Wells ,單機單人在組裝試飛過程中發生意外機毀人亡。采訪中跟羅華談及此事,她比我們想象中要淡然得多:“說句不好聽的,我們都是早在心里寫下遺書的人。”

最怕是話觸心弦、驚打耳,我們聽完便不忍再多聊——因為同無懼下一秒的人談論另一顆星星的隕落,實在有些太過殘忍。

羅華
一張廣告紙

全國通用航空女飛行員一共才200多個。

在男女20:1的懸殊差距里,羅華是河南首位千里挑一的通用航空女飛行員。簡單地理解通用航空,其實就是低空飛行。我們常見到的農林播撒、盤旋維護、地質勘探、低空探路、航拍、石油勘測、搜救等飛行活動,都屬于通航飛行的范疇。

羅華

還在上大學的羅華在逛街時,偶然看到了一張招飛廣告。本來就處在好奇心的年紀,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就去報了名。好消息是順利入選,壞消息是羅華不得不面臨兩個現實的選擇:去做已考中的選調生?還是去做有可能被淘汰的飛行員?——父母當然對她的第二個選擇毫不感冒。那時的通航在國內的發展仍處在萌芽,一個女孩子要進入以男性為主導的高危行業,有太多的未知和風險。不行不行。

而只有羅華自己知道,她心中的答案太過明顯:單是想想能飛上天這件事,她就激動無比,興奮得只剩下義無反顧——那可是普通人類接觸不到的領域啊!對藍天的征服感就像蟲子一樣爬滿羅華心上,想起來就發癢。

羅華

看羅華難以割舍,又打心眼里喜歡。綜合考慮這個行業的發展前途后,父母親不再反對、只能擔心地支持著。然而家庭聚會時親戚的一句:“怎么讓孩子拿命換錢呢?”,讓本來已繳械的母親再度崩潰。羅華在大學學的是體育教育,能考上選調生、做個安穩的公務員本是不錯的選擇。但對羅華來說,那種一眼就能望到頭的職業實在讓她愛不起來。

若說這世上存在著一種無緣無故的愛,那就是親情。沒有哪家的父母能最終贏得了孩子,早晚他們都會妥協——就這樣,一張廣告紙徹底改變了羅華的命運,也從此牽動著一個家庭的心。

一字護身符

林銳是同批去美國學飛的學員里,與羅華關系最好的一個。

他們一起在美國合租房子、做飯、一起暢想以后成為飛行員的夢想。羅華先于林銳學成回國,而后林銳也歸國。

羅華

遺憾的是,還沒來得及再約上一面林銳就出了事兒。

2015年9月14號,林銳參與執行某節目的高空拍攝任務,因天氣原因、兩個機長和一個攝影師全部撞山遇難。得知他遇難的第二天,羅華正要執行類似的飛行任務。趕赴林銳追悼會的同批學員們繞道來鄭州看羅華——在她家小聚,壞消息便沒能瞞住父母。

本以為母親會再度崩潰,沒想到母親卻反過來安慰她——羅華后來想想:是母親太了解女兒了,不想再給她壓力。

那以后,母親也再沒說過反對的話,而是變成常跟廟宇打交道,把求來的章啊符啊的、拼命往她身上掛。

羅華

據說是能保平安,還將名字里的一個“華”字改了“瑞”。

朋友失事給羅華一個痛擊,母親的小心翼翼更是給她一記悶棍。她自己也陷入懷疑——是不是真的不要飛了。但一想到要放棄,她就覺得自己將終生無法釋懷。

思來想去,唯一的辦法是帶著那一字護身符,好好飛。

一位女飛行員教員

羅華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飛時,緊張到除了操作盤什么都看不到,手心里全是汗。

情景意識——是個讓飛行員無法完全享受飛翔的破壞之詞:居安思危、并要求每一個安全的此刻都為下一刻做提前預想和準備。比如發動機引擎突然壞掉,飛行員該怎么做;飛機飛到了CBD上空,如何快速在樓群之間找到降落點;天氣不好時怎么找到最佳航道……飛行員只有清楚這每一個問題背后的代價,才會更加珍惜每次在云上的心跳。

羅華

羅華帶的第一個學員,是一位突然獲得拆遷巨款的公務員。因為熱愛飛行,即使違背著家人的意志也要堅持來學飛。

還記得當他第一次學會直升機提起、懸停動作后,這位久困于柴米的中年人竟高興地像個孩子:“哎呀我現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地活著!”其實跟他一樣高興的,還有作為教練員的羅華。那個時刻,她真的好感謝自己沒有放棄這份職業。

羅華

飛行工作除了技術就是心理戰。

學員在對機型不夠熟悉的情況下,很有可能會誤操作,但要教人學會又必須得有放手量。做了教員,反而會比一個人飛更緊張。

就再比如那次帶一位民航轉下來的老飛行員。鑒于有飛行經驗在先,羅華考慮給他足夠的放手量。然而面對不同機型,該學員卻犯了一個致命的失誤:在很低的高度就誤把油門給收了。直升機猛然失重的當口,羅華本能地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應急處置,并在離地面最近的時候化解了危機。后怕帶來的恐懼到了極點便是憤怒,羅華是想發火——但最終還是忍住了。她覺得那個時刻學員的心理負擔會更大、更需要教練員的安撫和疏導。

你永遠不知道你的下一秒會發生什么。

但對羅華來說,有朝一日逝于天空,正如魚甘心逝于水。至少在逝滅的前一秒,她都會是自豪、驕傲的,是被這份職業寵幸著的。

至于飛的極限,直到有一天飛不動了再說吧。

一眼黎明、一眼黃昏
羅華

回想起來,當然也有十分有趣的飛行經歷,比如商務飛行中的載客觀光。

近兩年空中旅游、空中看房的逐漸增多,旅客中不乏一些大驚小怪婆姨者:遇到氣流時,一緊張還會亂抓操作桿。要顧全大局又要安慰旅客,羅華對此也挺哭笑不得的。

羅華

工作帶給羅華的,更有心態上的改變。

“能活著就很好啦”——每天都是以倒計時的心態在活著的羅華,雖然不知道倒計時的終點在哪里,卻更加珍惜每一天。原先生活上磕磕碰碰的那些事兒,變得根本不值一提。

哪兒還有時間去怨恨、去傷害身邊愛的人呢。

羅華私下里愛游泳,也是國家二級游泳教練員。她喜歡空、也喜歡水,極崇尚自由。工作上認真嚴謹,生活里卻格外接地氣:聊到好玩的事兒就暢快大笑、聊到傷情的事兒亦緘口成金。“想做的事兒就去做嘛,不要給人生留遺憾。”

羅華

與生俱來的風手,

出過一次航便難忘長空。

她在風日里長養著,故把眸子養得通亮。觸目為藍天白云,既養她、且教育她。出航時,一眼看黎明,一眼看黃昏,也早已學會敬畏。風云長空、烈日鸞鶯,在下個星辰起落處,她也等待自己的光輝。

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走势图